返回

赤色三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0 争论(苦苦哀求银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本书
点击下载
    
    李定微微一笑,“时局动荡不安,灾民流窜,提高戒备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话虽如此,但李定的表情却丝毫没有要放走他的意思。

    费承不与他纠缠:“张有富何在?”

    李定沉默了一下,随即声音轻柔地缓缓说道:“张有富鱼肉百姓,罪恶滔天,如今已经伏诛了。”

    虽然李定说的轻巧温和,但此言听在费承耳中却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他虽然想象到了这个结果,但没想到李定就这样诚实地说了出来,语气还如同在说着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费承倒吸一口冷气,“擅杀朝廷命官,李定你可知造反是什么下场!”

    李定却不以为然地一笑:“身在灾年,张有富为一方县令,不为民做主,解百姓倒悬之急。反而横征暴敛,朱门臭肉。平日里他也多曾鱼肉乡里,百姓无不恨之切齿。杀之,不过替天行道罢了。”

    “替天行道?即便他该杀,也当由丞相代陛下朱批,明正典刑而杀。你李定说的替天行道,到底是哪个天?”费承狠声说道。

    “所谓民心即天心,费君可曾听闻此言?”李定悠然一笑说道。

    费承语塞了,这句话来源于孟子对齐宣王所言:“天心即民意”,“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费承自幼熟读儒家经典,此刻话到嘴边,却不敢反驳孟子的名言,无论如何都说不出话来。

    费承张张嘴有闭上了,此时,他却突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李定,你可是叛我大汉,降了吴王孙权?”

    李定一怔,随即哈哈大笑:“李定从未背叛任何人,也绝不会投降任何人。无论何时,我只不过是站在人民这一边罢了!”

    费承失去了耐心,两眼一闭向后一仰:“丞相令你回成都述职,你自便吧。某官卑人微,你要杀要剐,悉请尊便。”

    李定皱了皱眉毛,并不答话,掉头走了出去。

    陈明华和彭应之一直站在门外默默旁听。眼见着李定走了出来,反手关上了门,彭应之道:“切不可前去成都!”

    陈明华冷笑一声:“封建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若是主席去了成都,只怕立时就要被那诸葛亮拿下。届时我等群龙无首,他再好发兵进剿。”

    彭应之笑道:“诸葛丞相难不成真以为我等会束手就缚?未免也太天真了。”

    李定却一直不说话,沉吟许久方道:“我看成都倒是应当一去!”

    此言语出惊人,陈明华与彭应之二人竟一齐愣住了。彭应之大惊:“克之,今日你怎么犯傻了。那诸葛亮请你去成都,分明就是项羽请刘邦。你若是去了,必然身首异处,死无葬身之地啊!”

    李定皱着眉毛缓缓说道:“诸葛丞相啊,就算了解了情况,下定决心要出兵征伐我等,但这鸿门宴之计未免也过于拙劣了。”

    李定想着想着就笑了:“莫急,我猜想那诸葛亮必然不知汉复县的真实情况。若是他对根据地的现状十分了解,定然会立即发大军进剿,不会这番试探。”

    陈明华皱紧了眉头:“即便诸葛亮只是试探我等,但若是克之进了成都,丞相差人一番盘问,必然会知道我等杀了那张有富与一干大小官员。届时还是难逃一死啊。”

    李定沉默了一下:“我亦知道进成都是为下策,但是如今敌众我寡,若是我不去成都,只怕诸葛亮马上便会出兵。根据地还未发展起来,到时候定然会被那诸葛亮消灭,万千兵团战士,人民群众怕是都要死于敌人的爪牙之下。”

    彭应之冷冷一笑,语气平稳却隐隐带着豪气:“自从干起革命以来,我什么时候怕死了?克之说这等话,可是有些瞧不起人了。”

    陈明华表情严肃:“若是敌人进兵,我等与其浴血奋战便是。水灾之中,本就是赖克之相救,我等性命幸得苟活,如今若是为了人民解放而死,又有何惧哉。”

    李定笑了:“我当然知道革命战士们都不怕死,怕死的就不是解放党员了,但勇于牺牲和白白送命还是有区别的。”

    彭应之急了:“克之兄,你今日怎得听不进去话,你往常可不是这样的!反正不管怎样,我就是不同意!你若是一定要去,我就申请要开党会,让党员们投票来决定。我相信,大家也都不会同意你去的。”

    陈明华笑了,赞许地看了彭应之一眼:“这个主意好!明天我们就召开党会讨论此事。克之,你不是一直强调说党内要保持民主吗?我看你怎么能说服得了大家。”

20 争论(苦苦哀求银票~)(第2/2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