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赤色三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0 争论(苦苦哀求银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本书
点击下载
        20争论

    几双有力的大手把费承拽进了一件没有窗户的屋子里,屋子里点着一根蜡烛,但仍然显得昏昏沉沉的。费承心里清楚,这间屋子是自己的监狱了。

    一双手将费承嘴里的脏手帕拽了出来,费承翻了个白眼,连连干呕,差点连着自己的肠子一起吐出来。

    费承渐渐清醒过来,眼前是两位汉子,穿着一模一样的灰布短衫。为首的汉子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眼睛炯炯有神,嘴唇细细地抿在一起。

    费承并不作声,暗自眯缝着眼睛观察着这间屋子。面前的两位汉子将他扶着站了起来,为首的那人解下了他身上的宝剑,拿在手里,随后在他身上细细摸索了一番。摸到袖子里有硬硬的东西,那人便将袖子翻过来,倒出了里面的几锭银子。

    两人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出乎费承意料的是,为首那人又将那几锭银子原封不动地放回到了他的袖子里。

    不爱钱?费承心中有些不可思议地想到。

    这是一间简简单单的大瓦房,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屋子里没有窗户,只有一扇看起来很结实的门,门外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岗哨。眼看着两人在自己身上摸索完,费承也没能找到什么脱逃的机会。

    费承忍耐不住了,声音沙哑地说:“水。”

    面前的两人诧异地对视一眼,面前这朝廷探子看上去年轻的很,却既没有哀求也没有求饶,被抓进来之后竟然看起来还颇为冷静,这可是之前抓过的那些探子比不了的。

    为首的汉子点了点头,另外一人便出去了,没过多久,他便又走进来,手里端着一个盘子,里面是几块看起来其貌不扬的面馍馍,右手还拿着一只小竹壶,里面显然是费承梦寐以求的清水。

    为首的汉子退后一步,手里握紧了剑柄,一脸戒备地看着费承。另外一人放下食物和水,解开了他身上的绳子。

    费承并没有做无谓的抵抗。身处这群亡命徒的老巢,即便是放倒了眼前的两人,自己也绝对逃不出去。况且自己现在浑身乏力,能不能打得过眼前的两人还是两说。

    费承一把抓过小竹壶,干裂的嘴唇贴在壶上,仿佛长鲸吸水般,将一壶水尽数喝下。那两名汉子见状,又贴心地给他倒了一壶。

    费承毫不客气,左手馍馍右手竹壶,大吃大喝起来,虽然饭菜简陋,但是对于饥渴难耐的他来说,比往常的山珍海味还要美味。

    面前的两人也不催促,静静地站在他面前等他吃完。

    费承一边吃喝不停,一边心里暗暗惊讶于这两人的优秀素质,若是在朝廷的大牢里,狱卒们可不会这般客气。

    过了不知多久,费承终于吃饱喝足,毫不做作地用袖子一抹嘴。随后抖了抖袖子,很没有名士风度地伸了个懒腰:“李定何在?我要见李定。”

    为首的汉子皱了皱眉,收走了囚犯手里空空如也的盘子和小竹壶,一脸探寻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见我们的主席?”

    费承在心里暗自记下了主席这个称号,心里又有些惊异。和项羽的西楚霸王,张角的天公将军相比,这个称号未免也太过朴实无华了。

    他冷笑一声:“我乃丞相府掾史费承是也,特奉丞相之命,从成都来到此地寻李定。至于我为什么要见他,你们二人还不配知道。”

    二人对视一眼,表情略微有些惊讶,却没有露出费承意料中的恼羞成怒的表情,为首那人说道:“费先生请稍待,我要请示一下上级。”

    ……

    过了不知多久,只听得阵阵脚步声传来,费承缓缓睁开了双眼。门被推开了,刺眼的阳光一下子涌进来,费承又不得不微微眯上了双眼。

    费承坐直了身体,再次强撑着睁开眼睛,眼前是一个年轻的让人惊讶的青年人。

    “费先生你好,我就是李定,听说你要见我。”李定沉稳地说道。

    费承暗暗打量着眼前的人,面前的李定看起来年轻的不像话,估计也就是二十岁出头,黑色的头发干净利落地卷在一起。相貌倒不是如何出奇,只是让人看着很舒服。乍一眼看上去只是个普通的,甚至有点温和的青年人,但凝视他的眼睛,里面却有让人难以直视的锋利。

    这可和费承想象中的李定大不一样,但是他却没露出惊讶的表情。

    “李定,我乃丞相府使者,你不远迎接待也便罢了,为何将我拘押此地?”费承冷笑着问道。

20 争论(苦苦哀求银票~)(第1/2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