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赤色三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9 信使(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本书
点击下载
        19信使(2)

    心中揣着十万火急的事儿,即便是整整三日不眠不休,可此时躺在了郡守府里舒适的大床上,费承却依旧毫无睡意。

    一路上形色匆匆,未来得及细想。此刻费承躺在床上,心里却慢慢冷静了下来。

    毕竟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年之久,若是汉复县有变,此时再着急也于事无补了。心念至此,费承反而不再着急,开始细细盘算如何安全进入汉复县。

    按董和所说,他前前后后派出家丁或郡兵十余次,前往汉复县打探消息,然而却每次都泥牛入海,杳无音讯。其实这话费承是不相信的,即便是大军征伐,周边哨骑放出数十里,细作往来仍然难以断绝。这小小的汉复县,不过一隅之地,怎么可能就把消息封锁的水泄不通?

    想必一定是那董和尸位素餐,对汉复县的变化不予重视。如今又畏惧丞相法度,胡乱编造的罢了!费承恨恨地想。

    好不容易挨过两个时辰,费承一个翻身从床上爬起来。虽然仍然没有放松心神好好休息,但费承此刻脑海里却一片清明。唤过一直在旁侍候的家奴:“郡守何在?”

    家奴连忙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家主不敢懈怠,此时仍在书房等候上使。”

    费承沉下心来,沉声命令道:“在前引路,带我去书房。”

    家奴不敢违逆,恭恭敬敬地在前引路,将费承引至书房。

    一见了董和,费承拱手一礼,开门见山:“董大人不必多虑,本使此去,无需侍卫,只身匹马便可。”

    董和大惊:“这可如何使得?上使千金之躯,身赴险地,下官自当为上使准备侍卫,贴身保护。”

    费承十分冷静地说:“若是李定谋反,即便是百人同行,亦难以保全。若是李定不反,带那许多人马又有何用?郡守切记本使的话,若是本使一去不归,定要及时上禀相府,不可懈怠!”

    董和哪敢不听,连连称是。

    “本使去矣!”费承一笑,拱手一礼,大步离去。

    牵了爱马,费承有些心疼地抚摸了抚摸宝马失去光泽的皮毛,“这几日苦了你了,只是还要与我辛苦一番。”

    费承却想象不到,马上他就要经历他人生中最为奇幻的一次旅程。

    一路走进汉复县地界,越向前行,费承越暗暗心惊。只见道路两侧的田地规划整齐,一块一块界限分明。虽然已经秋收结束,但未来得及收走的秸秆码放在一起整整齐齐,显然刚刚经历了一场丰收。

    回想起从成都到涪陵郡一路上其他灾区的哀鸿遍野,饿殍遍地,费承不由得由衷钦佩起了这个素未谋面的李定。

    再往前走一段,眼前豁然一块偌大的石碑,上面工工整整的一排字:“汉复县地界——生产建设兵团立。”

    费承自然不知生产建设兵团为何物,于是便理所当然地将石碑视若无物。可接下来的见闻却让他大为震惊。

    走过界碑,两侧的农田更为规整,只见一块一块农田之间用一排排矮小的树苗隔开。费承定睛一看,便知这树是今年刚刚栽下。眼见着眼前这整齐划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格子状农田,费承不由得想起了儒家圣贤一直鼓吹的所谓上古井田制。

    “汉复县真圣人之治也!”虽然那李定多半是敌人,费承却也由衷的赞叹了一声。

    脚下的路面却越来越平整了,马蹄踏上路面,夯实的黄土路面竟然毫无痕迹。费承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费承正在赶路,远远看见几个人影,不由得暗暗提起了提防。走得近了,看见不过是有几个正背着秸秆赶路的农夫。费承不由得心下一松,暗道:不妨向农夫打探打探消息。

    那几位农户人正在走路,眼见着来人骑着马,衣着华贵,便心下里注意了起来。见那马上的年轻人一翻身下了马,直奔自己几人而来,众农夫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费承一手牵着马匹的缰绳,双手抱拳:“几位老丈,晚辈从县外而来,不知这里是何地界了,若是寻那村镇聚集之地,当往哪边走啊?”

    几位老农听得此言,立刻隐晦地意味深长地对视一眼,却并不答话。

    费承没有注意到这几人的异样。毕竟眼前这几人皮肤黝黑,手上满是老茧,一看便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早已放下了警惕。见几人并不搭话,费承便以为他们是有些畏惧,或者是想要些好处。

    费承和善地一笑,随手从衣袖里掏出几块碎银

19 信使(2)(第1/2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