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赤色三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0 土改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本书
点击下载
        10土改队

    张老爷子心下微怒,心说哪个不知趣的蠢货,大清早鸡还没叫就来敲门?

    怕不是又是上门讨饭的穷亲戚吧!张老爷子叹了口气,这突如其来的天灾,搞得全郡上下人人自危,不少穷苦百姓家破人亡。老汉心肠软,这些天每当有上门讨饭的人,不管是不是沾亲带故,都要多少塞给一点吃的。然而张老汉家的干粮其实在前天已经吃光了,昨天也已经饿了整整一天了,实在是没有余粮再分给别人了。

    张老汉是西张集庄内的一名普通的老人,在战争中失去了左手的半只手掌。今年刚刚五十五岁的他,由于劳作的艰辛,身体早早地干瘪了下来,身体萎缩佝偻着,面相倒是像七八十岁的老人。张老汉无儿无女,只有半亩薄田勉强维持生活。

    张老汉却是西张集人人都尊敬的老人。他曾经是追随先帝征战四方的老人,从先帝入蜀时,他便征战在后来的永昌亭侯,镇东将军赵云的麾下,侍卫先帝左右。后来在夷陵一战,先帝十万大军被陆逊一把山火烧的溃灭,张老汉从乱军之中丢了半只手掌,勉强捡了一条命。从此便在此垦荒种地,再不敢问天下世事。

    张老汉人很好,很受西张集乡亲们的爱戴。虽然战争的创伤让他性格孤僻,沉默寡言。但他始终都有一颗善良的心,乡里乡亲们没少受过他的恩惠。

    张老汉拉下门闩,晃晃荡荡的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被扰了清梦的张老汉紧紧皱着眉毛向门外看去。

    门口却是一群不认识的面孔,十几个青年男女站在门口,一个个全都脸色红润,显然有着充足的营养补充,看起来就不像灾民。

    眼见着这群人便是长途跋涉而来,他们人人手里一只木拐棍,虽然衣服洗的发白,但看起来都很干净,只是有的小伙子身上的衣服有新剐蹭出来的破口儿,一看就是刚刚连夜走了夜路。

    那位一看就是领头人的男青年退后一步,摊开双手,以示没有敌意:“老大爷,您好。我叫陈二昌,从汉复县过来的,连夜赶路累极了,能不能借您一口水喝?”

    张老汉皱皱眉毛,他早听说,汉复县如同天灾中的世外桃源。西张集的很多受灾的乡亲都逃往汉复县求生讨饭去了。其实张老汉本也想去,奈何实在舍不得这半亩田地和他积攒了好久的几块好木板——那是他留作棺材板的。

    只是现在人人都在往汉复县逃难,从来没听说过汉复县的人往外跑的,眼前这十来个男女莫不是官府的逃犯?

    张老汉心下一动,瞬间便紧张起来。

    陈二昌心思伶俐,瞬间便发现了眼前这位老人的警惕,于是又退后了一步,“老大爷,我们不是坏人,您听说过生产建设兵团吗?我们都是兵团战士。来敲您老的门只想借口水喝,您如果缺乏粮食,我们可以用我们的干粮跟您换。”

    说话间,陈二昌身后的另一位青年解开了手中的包裹,捧出了两块硬邦邦的干饼疙瘩。

    这年头,粮食可是救命的东西,眼见了那两块其貌不扬的面疙瘩,张老汉瞬间把警惕性抛到了九霄云外。况且他一个孤寡老人,家徒四壁,纵然这帮青年是恶人,自己也损失不了什么。

    况且这帮年轻人看起来非常友善,一点儿不像坏蛋……张老汉心想。

    “外面露水重,寒气大,诸位后生且跟我进来吧。”张老汉说罢,便打开了门,请众位青年鱼贯而入。

    张老汉拿出水缸里的破瓢,满满地舀上了一瓢凉水,递给众人,“不够缸里还有,若是累了,便在我这草芦里歇息歇息吧。”

    条件简陋,众人也顾不得遵守兵团的要求:喝水只喝白开水了,陈二昌接过凉水,咕咚咕咚连喝了几大口,递给旁边的人。

    陈二昌对着其他人点了点头,“歇息一番吧。”话音刚落,几名女青年当场便瘫坐在地上,显然疲惫极了。张老汉看在眼里,心下不禁起了恻隐之心。

    “老大爷,不知怎么称呼?”

    “老朽姓张,叫老朽老张即可。”

    “那可不行,那也太不知尊敬前辈了,”陈二昌疲惫地笑道,“还是叫您张大爷吧。”

    张老汉狠狠咬了一口青年人递来的干粮,干粮进入嘴里的一瞬间,顿时觉得眼前这群人顺眼了许多。

    “你们这群后生,不呆在有吃有喝的汉复县,好端端来西张集做什么?”张老汉好奇地问:“莫非汉复县丰衣足食是谣传?”

   &

10 土改队(第1/2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