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赤色三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 县令的晚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本书
点击下载
    做所为有些过之。恐奸佞小人谗言将军私收民心,诬告将军,要陷将军于不利之地,此为二也。”

    张有富说完后,狡黠地笑了,两只眼睛细细地眯缝在了一起。却不接着说话。

    李定微微一笑,“却不知何为不妥之三?”

    张有富卖了个关子,有些得意洋洋,俯过来身子低语道,“北伐战事不利,前线紧缺兵员,丞相府张榜募兵,后方却应者寥寥。若是黔首破产,田地家产尽失,则于北伐大业有利,将军以为然否?”

    李定不笑了,眼里略微有些冷光。

    这就是这个时代官僚的真实想法,如果说第一条多少有些道理的话,第二条就是妄自揣度,但求无过的想法。人民生活水深火热,朝不保夕,身为官员自当为民排忧解难,不然人民为什么要用俸禄养着你?不尽快为民做主,竟还有心思揣测上意,本身就离谱至极。第三条更是独夫民贼,若是对涝灾听之任之,百姓无路可走,青壮年自然只得相应丞相府号召从军,然则老弱病残如何是好?有此心者,口诛笔伐不为过;有此行者,更当戮以谢众。

    李定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旁的彭应之先忍不住了,拍案大呼:“一派胡言!没有万千黔首的支持,丞相的北伐大业尚且是空中楼阁,镜花水月!何况你一区区县令乎?丞相府募兵数量多了,你作为地方官自然大功一件,百姓的父母老小又当如何?身为一地父母官,竟有如此卑劣之心,人人得而诛之!”

    彭应之本来也是官宦之家,按理来说,就算县令之言不足为外人道,然而作为旧时代的官僚也会心中暗自认同。但彭应之每天接受李定的灌输,虽然自己还不觉察,但世界观和价值观也早已与这些旧官僚不同。如今听得县令一席话,想起平日与自己一起劳作的黔首出身的同志们,更是怒火冲天,忍不住就呵斥了出来。

    县令万万想不到自己的一番话竟被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师爷一顿抢白,更大加鞭挞,一时间脸都绿了。甚至于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不由得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阴恻恻地说;“足下好大的脾气,老夫一番好心竟被你这般丑化,不知是哪家哪户的后生,老夫还要带众衙役上门与你父母妻小讨教一番。”

    彭应之此刻也冷静了下来,虽然还气不过,但心中却也暗自有些懊悔。李定还没发言,自己就被刺激得跳脚出来,和县令撕破了脸面。不知道会不会影响李克之的长久发展大计。

    李定刚才也被县令一番话刺激得够呛。身为新世纪成长在红旗下的好少年,相比彭应之,他更加对县令的话难以置信。要不是被彭应之抢了先,他一定也破口大骂出来了。现在有了冷静的时间,如今非但不再愤怒,反而还冷静的可怕。

    他一把将彭应之拉在身后,面色严肃地对县令说:“我们在救灾时,一直讲究一个词叫实事求是。如今我也实事求是地对你说,我觉得彭应之的话是对的,劝你早日反省自我,积极救灾。不要成了独夫民贼,万夫所指。”说罢,他拉起彭应之,掉头便走。

    县令万万没想到李定竟然这么直白地向他撕破脸,连续的意外让他困惑大于愤怒,呆站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恨恨地一咬牙,“好小子,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几时。”袖子一甩掉头回了书房,洋洋洒洒写了一篇文采斐然闻者无不为之动容的奏疏:上奏县尉李定借着天灾私自收买民心,图谋不轨。

    县令府的老家奴还不知彼此已经交恶,李定二人出门时,还殷勤地将张家许诺的那二百石粮食清点好,绑在驴车上送往灾民根据地。李定倒也不揭穿,十分坦然地跟着驴车一起回去了。

    春寒料峭,驴车行驶在泥泞的路上嘎吱嘎吱响。李定格外的清醒,过了一会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彭应之正在为自己的冲动暗自内疚,见李定哈哈大笑,不禁十分困惑,“克之兄,如今形式不利于你我,你笑什么?”

    李定笑道,“我在笑封建走狗果然不出所料,真真切切地站在了人民的对立方。此前我还尚有疑虑,今日所见所闻却是坚定了我的信心和决心,我们既然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就要把这些欺压在劳苦大众头上的老爷们统统打倒!还广大劳动者,还人民群众一个朗朗乾坤!”

    彭应之被李定豪迈的情绪所感染,也振奋起来,“之前我对你课上所讲的还抱有怀疑,我彭家当年也是官宦家庭,怎么也不相信你课上所讲的封建阶级的残暴凶恶,直到刚才……我真是被深深地震撼了。”

    “等回到根据地,我们要把今天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尤其是封建走狗张有富的**言论,我们要让所有来上课的同志们都知道,统治阶级是如何的穷凶极恶,是如何的为了利益无所不用其极。让同志们和广大群众们像你我一样清楚地知道,我们到底为什么要革命!”

    李定深吸一口气,“是时候做出那项决定了,让这一切开始吧,用不了十年,看看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2 县令的晚宴(第2/2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