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民不加赋而国用足(吃粽子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本书
点击下载
        简王府

    今年的简王,周岁才十六,看上去稚嫩的很,修为更是不咋地,气血之道仅仅只是大周天的地步。

    看上去好像已经很厉害了,十六岁啊,就已经是大周天了,可简王是什么人?这里是超凡大宋,不是那个穷的掉渣的大明。

    此界有着大量的高级天材地宝,可纵然如此,简王也只是一个大周天而已,甚至吕不韦怀疑,简王成就超凡的方式,八成并不是自悟而来,而是靠着外力,靠着高人(先天)相助。

    想到这里,吕不韦就想到了眼前这个大宋朝的现状。

    如今的大宋,是一个真正的超凡大宋,主要的修炼道路有两条,一条是气血之道,一条是炼神之路。

    气血之道,和大明朝的并无太大区别。就连气血先天的种种演变过程、修炼过程,也和大明朝非常相似,不过种类更加充足,细节方面更加完美,因为这本就是熊岩在大明朝气血武道基础上推演而来的。

    炼神之路,就是老子所开创的道路。

    这条路的特点就是,难!非常难!

    虽然老子经常说:这个不难,用心就行。这个其实很简单的,只要心如止水即可,这个也不难,先这样再这样然后这样,就行了,懂了吧?

    懂个锤子!

    炼神之道的入门比气血武道要难得多,普通人没有名师指导,最大的下场是把自个儿练成疯子。

    而各大科举世家,则是掌握了一些和读书、科举有关的神祇,他们世代赋予念头的功能,都和科举有关。

    然后,一代代改良下来,后人观想、修炼、赋予念头功能之时,就越发的方便,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耕读传家的大族。

    这样的大族,如今已经初露峥嵘,江南之地的科举大族,有的已经开始闻名大宋了。

    但是,炼神之道的困难,就摆在这里,普通人是真的很难学会,甚至连入门都难。

    可是当年赵大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愿意与文人士大夫共天下。

    修炼很难,怎么办?

    开挂!

    赵大定下国策,所有考中进士的,皆赏赐国运,助其突破。

    当那些大头巾们寒窗苦读,终于金榜题名的时候,他们可以直接在殿试之时,享受国运帮助,直接毫无瓶颈的突破,练就精神力。

    这便是大宋与文人士大夫共天下的真相,共同分享国运,士大夫们因为国运的缘故,每一位进士都是超凡之士。

    而当这些进士们努力升官之后,也会得到越来越多的国运,然后修为就水涨船高。

    普通人,没有天赋的,修炼炼神之道,修炼一辈子,都无法入门,实属常见。

    天才如老子,从统合意识升华精神力,再到升华精神力化为灵魂,也花费了足足二十多年时光。

    可是这大宋朝有多少资质、悟性、心性,能和老子相提并论的?

    所以,在文官们发现自己修炼进步非常缓慢,近乎于无的时候,他们的主要注意力就不在修炼上,而是在做官之上。

    只要升官了,修为自然会进步。

    做到了实权知县的时候,修为进步一大截,做到了知州的时候,更是直接达到精神力透体而出,轻微干涉现实的地步。

    这种时候,若是有天才一些的文官,甚至可以直接升华出灵魂,然后他们就会被朝廷召回,充当翰林学士,为储相。

    大宋朝的丞相们,按照潜规则,必须是风劫修为,个别杰出的,比如章惇,在七年独相之后,已经是火劫修为了。

    这就是国运的好处!

    但也有缺点,借助国运修炼,那么君王的圣旨就是最大的,比天还大。

    一道圣旨压下来,文官们除了乖乖听命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所以章惇这样的七年独相,面对掌握了皇宫的向太后,却只能反驳一句:端王轻佻,不可君天下,而不是直接带着私兵、死士,打入皇宫,扶持简王登基。

    吕不韦观察简王的时候,简王也在观察吕不韦和卫鞅,在简王的身后,则是有着一座屏风,屏风后面有没有人,吕不韦表示:俺也不知道,俺也不敢问。

    虽然俺猜测,屏风后面的八成乃是当今官家哲宗,但俺就是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两位火劫真人,以你们的前世修为,足以被朝廷敕封为真人,也足以点化龙脉,占据一方,拥有一块福地了,你们又为何要找上本王呢?”

    (大宋朝将风劫、火劫、雷劫的高人,称之为真人,这仅仅只是大宋的称呼,不是玄门内部的标准。玄门中,对于真人的要求,还是挺高的。)

    “即使你们想要恢复前世修为,也只需要直接投靠官家,以当今官家的心胸,大量的资源是少不了的。”

    对于高人转世的说法,吕不韦不承认也不否认,你们尽管自己猜测好了:“因为我们师兄弟想要白嫖!”

    听到吕不韦如此理直气壮的话,简王当场就是一惊,看得出来,简王真的很稚嫩,如果眼前的一切,都不是装的的话。

    “国运虽好,近乎万能,但是一旦使用国运修炼,必将和大宋产生联系,大宋朝兴盛,我们就强大,大宋朝衰落,我们就跟着倒霉。从此以后,就和大宋福祸相依,这样很不好。”

    “自古以来,没有不灭的王朝,以火劫真人的修为,若是养生得当,活个三五百年正常的很,可是大宋朝有这么长的国祚吗?我看是没有的。”

    “你?”

    “怎么,还不允许说实话了?”

    “哼,那两位真人过来所谓何事啊?”

    “老夫说了,为了白嫖而来。老夫想要享受国运的好处,却不愿意和大宋朝福祸与共,此举谓之白嫖。”

    “自古以来,唯有扶龙庭和从龙之功可以白嫖国运。而扶龙庭,那是乱世的做法,如今大宋虽然谈不上强盛,但也勉强算是太平,所以,我们师兄弟二人过来是辅佐简王你成为大宋官家的。”

    “当殿下成为官家后,我们师兄弟二人,自然可以获取大量国运,还不用付出代价,然后便可功成身退,继续逍遥自在三五百年,坐观天下兴亡,岂不美哉?”

    屏风后面,哲宗念头一动,就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简王:“你们二人,为何选择我而不是端王呢?要知道,纵然官家忽然驾崩,最有可能登基的也是端王。”

    “老夫的理由是,投资简王你,投资小、收获大。如今端王的机会更大,这几乎是明眼人都知道,所以老夫就是投靠了过去,最后收获也不足以使得老夫恢复火劫修为。”

    听到这里,卫鞅打开了折扇:“我的理由也很简单,我看殿下更顺眼。”

    啪的一声,卫鞅又合上了折扇:“殿下你乃是当今官家的亲弟弟,如今的官家,其实还是很不错的,虽然在位只有几年,但是他做事风格,很对我的胃口。”

    “官家和大宋朝其他的官家不一样,他是个有种的,其他的官家和他一比,就像是一群太监一样,没种!”

    啪的一下,卫鞅再次打开折扇:“平夏城之战,若不是当今官家全力支持章惇,拒绝和西夏的一切和谈,怎么能打出那么辉煌的战绩来?”

    西夏、辽国,这两个都是大宋朝的敌人。

    哲宗年间,也就是去年前年的样子,第二次平夏城之战爆发,西夏小梁太后,举国动员和西军大战,最后被西军打崩。

    这一战之前,西夏一直是主动进攻大宋的。那时,西夏是进攻一方,大宋是防守一方。这一战之后,大宋成了进攻方,西夏成了防守一方。

    最重要的是,通过这一战,大宋朝找到了一条最适合自己的战争路线:结硬寨、打呆仗。

    从此以后,大宋和西夏的战争模式就变了。

    大宋朝趁着西夏不备,赶紧冲上前去,攻破几座城市,建设几座堡垒,然后以堡垒为中心,进行防御反击战。

    当前来进攻的西夏大军精疲力竭之时,就是西军反击的时候。

    坦白说,这个模式之所以有效,也是建立在两个前提之下的:第一:朝廷有钱!穷逼朝廷就不要用这个模式了!

    (大明朝泪流满面的离开了直播间……)

    第二:西军能在同等数目下,野战之中,正面击溃西夏军队!

    实际上,此战之后,西夏就进入了亡国的倒计时。从那以后,宋国就开始今天偷你一座塔,明天拆你一座房,一年前进二三十里,一年前进二三十里,每次前进都是这套乌龟塔防流。

    先建设堡垒、营寨,然后防守反击。

    战术相当简洁清楚,但效果却非常拔尖!

    “此战之后,攻守之势异也,小梁太后更是被毒杀,西夏也从法理上,正式向大宋效忠。”

    至于被文官吹得震天响的韩琦和范仲淹,二人的战绩在平夏城之战面前,提鞋都不陪!

    只能说我大宋的文官们的三观、性取向,和太监差不多!他们不喜欢能打的,他们只喜欢不能打的。

    在他们的三观中,能打的才是异类!能打胜仗的文官、丞相,才是异类。

    真正的好文官,应该是口号喊得震天响,牛皮吹得满天飞,至于实际战果,不要关心这种微不足道的事情。

    我等士大夫,满腔正气就足够了,至于战争败了,那只是因为武夫不服从命令,丘八不为国效死,绝不是因为老夫在战争方面是智障!

    “官家竟然没有恐辽症!!!”

    听到卫鞅嘴里的恐辽症三个字,简王立刻自豪的笑了起来。

    北宋的高层,北宋的官家,各个都患有遗传性胆小病,遗传性恐辽症,这是深入骨髓的,然而哲宗竟然不怕!

    你别管哲宗心里怕不怕,起码哲宗在辽国使者的威胁之下,仍然坚定不移的支持章惇,支持战争,然后才有了一战打崩西夏数十万大军的战果。

    “老夫一直以来都喜欢有骨气的官家,恰好,如今的官家,和当年的赵大,是唯二有骨气的官家。所以老夫喜欢,就来了。”

    “端王轻佻,不可君天下。而殿下你,则是官家的亲弟弟,若是官家忽然驾崩,由殿下继位,那么殿下纵然是为了做表面功夫,也不能推翻官家留下的种种法度。”

    你的皇位,是亲哥哥传给你的。

    然后,你上位之后,二话不说,把亲哥哥制定的政策,全给推翻了,这到底是在打谁的脸?

    这就是不孝!

    在封建时代,不孝这顶大帽子,没有人愿意背负!即使是官家,也不例外。

    屏风后面,哲宗再次通过精神力给简王传音:“可是,端王乃是宗室少有的天才,虽然年轻,但却已经是先天高手,而我如今才只是大周天。大宋朝,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一位寿命超过四十的君王了,上上下下,都渴望一位能活到六十岁的官家!”

    转述完了哲宗的话后,简王终于有了些许紧张。

    原来,这就是我和端王的差距?

    若是我也成了先天,大哥是不是直接就立我为皇太子,不,皇太弟了?

    国运居则成型,散则成气,聚集在一起,就会主动化形,在君主身上,会演化出真龙之形,被好事者称之为龙气。

    龙气霸绝万物,实乃一国国运所化,强大无匹,功能也多种多样,但对于君王本人来说,却是一个巨大的压制。

    因为,德不配位!

    绝大多数的君王,都配不上一国之国运。

    他们不像开国君主,开国君主身上的龙气,那都是自己辛辛苦苦东征西讨,一点一点的抢过来的,所以,那时的龙气,已经是开国君主的形状了。

    所以,那时的龙气,不仅仅不会对开国君主造成任何不适,还会帮助开国君主拥有一身天下无敌的实力。

    但后来继位而言的君主就不一样了,他们的实力、性格、心性等等,配不上龙气。

    若是用玄学术语解释的话,那便是你没有真龙天子的命,你命格不行。

    所以,继位的君主成为君王之后,龙气会主动

第三章:民不加赋而国用足(吃粽子喽)(第1/2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