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挥官的无限打工之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章 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本书这本书在app上更新更快,无广告,美女声音伴你读书,下载本站小说app。
点击下载
        【哥哥!】

    “啊!.......呼………”

    【特仑联邦宣称,在近期的作战行动中已经获得了绝对的进展,相信不久之后针对邪恶的凯联的战争就能结束,在这最后的紧要关头,联邦希望全体士兵和人民对于联邦的信仰不动摇,对于自X 和民X的信仰不动摇,团结一致对邪恶的凯联做抗震…….】

    吉姆-雷诺仰天躺着,耳边传来军队宿舍那喋喋不休的宣传塔发出来的广播,他的双眼紧盯着黑暗中的天花板,关于自己的弟弟的噩梦让他的肾上腺素涌起,结果就是嘴里现在全是苦味,虽然自从弟弟战死以后他就一直做噩梦,但是这个噩梦和最近的几次梦境都格外的奇怪,他都很怪异清晰的听到他的弟弟在呼唤他。

    但是弟弟已经死了,死在凯联地狱犬战斗机的轰炸之下,这也是他现在战斗的不多的理由之一了---联邦的宣传广播和现在的军队一样让他感到恶心,如果没有弟弟的血仇和对父母的坚持在,雷诺早就不干了,毕竟他这几个月见识的老百姓对军队的态度已经说明了太多。

    都说人活一生,有三种人你是不应该骂的:教你的老师,治疗你的医生,守护你的军人。

    但是雷诺这几个月所见的,所听的,就没有老百姓夸他们的,最好的也就是一副【凯联和联邦一个德性】的事不关己的样子,稍微差一点的就是对他们冷眼相对甚至是破口大骂了,雷诺搞不清楚究竟是战争不义,还是联邦军不义了。

    想到这,雷诺站了起来,走进军队宿舍最奢华的场所---浴室中,为了鼓舞士气,联邦军现在允许一些精锐的战士不再只是用高频振荡洗澡,而是用真正的水冲澡,虽然时间只有每天30秒,但是那种水雾浇湿身体的感觉还是真正的享受---喷头喷出针刺的水雾,带走了雷诺的睡意,也让他对镜子中的自己怒目而视。

    几个月的经历已经让他对联邦是个什么尿性有了深刻的理解,这些理解来自于所见所闻,也来自于他现在的那些队友,比如说那个因为倒卖军火而被关起来,现在在军队中赎罪的叫做泰克斯-芬利的大个子---据说在不久之前,一仓库的日用品消失的罪名也被一屎盆子扣在他头上导致他刑期加长了来着?

    想到泰克斯当时那一脸的无辜和暴跳如雷,雷诺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不过那笑意很快又消失了---他现在根本没有了【为人民而战】这道所有军人最后的良心枷锁,整个人在兵与匪的边缘摇摆不定,如果不是弟弟死去前反复和他说过的一些【军人要有理想】的话和父亲母亲约束着他,他现在或许早就和泰克斯,凯西迪,基德或还有哈耐克等人离开军队去了。

    他现在对一切都很愤怒,但是那愤怒却没有方向,无法将他引导向任何地方,每次狂暴消退的宁静时刻,他就有些茫然,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最近一期离开斯洛的几个人里,欧姆家的小汤姆的死亡也让一切雪上加霜。

    在一次前哨基地的战斗中,汤姆重伤,最终没能挺下来,当时是他在指挥战斗,汤姆却丢掉了性命,虽然包括【医疗妞】在内的凯西迪都开导他说不是他的错,但是他有时候还是在想如果当时他没有离开斯洛呢,汤姆不会受到他的感召一起出发,他的弟弟也不会………

    他弟弟尸骨无存,而汤姆死在他怀里,在最后的时刻,欧姆家的小子,那个从小跟他和弟弟一起疯到大的小子,挣扎着用自己那条没有被炸断的手抓起地上的尘土,颤抖着看向雷诺:【吉姆,你看这泥土,这是斯洛最好的土,欧姆家农场的土,哦,爸爸妈妈,我这就回来了】

    随后便掉落于尘,再无生机,他到死都是个农场男孩,穿着钢铁的盔甲,却有一颗装满尘土的心,这种不兼容性最终让他倒在了战场上,有的时候雷诺想这是不是自己的弟弟离开自己的原因---那小子的心里装着的东西,是这个时代几乎不存在的东西。

    雷诺曾经以为那是他小的时候父亲给他们讲的那些侠盗的故事说昭示的英雄侠客的精神,但是他以前问弟弟的时候,弟弟却摇头否认了,然后写下了十六个他至今不明白但是却记得的字:

    【忠肝义胆,家园故国,不论生死,义不容辞】

    他至今不明白那些字是什么意思,弟弟也不告诉他,只说是网上学来的,但是雷诺却始终觉得不是,那是他弟弟精神里的东西,就像欧姆家的小子对土地的眷恋一样,是让他离开这里的,离开他的原因。

    或许是自己想念弟弟太多

第20章 根(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